您好,欢迎您

2024全国乳腺癌大会|郝春芳教授:从指南到实践,HR阳性晚期乳腺癌治疗的创新与挑战

04月17日
来源:肿瘤资讯

春意盎然,花开时节,2024年4月12日至13日,备受期待的全国乳腺癌大会在北京隆重举行。会议首日下午,2024 CSCO BC诊疗指南重磅颁布。来自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的郝春芳教授对激素受体阳性(HR阳性)晚期乳腺癌的更新要点进行了深入解读。【肿瘤资讯】特邀郝春芳教授,就指南更新的重点、深远意义以及未来发展趋势进行了一场深入的专访。

专家简介

郝春芳
医学博士 副主任医师 硕士生导师

天津市肿瘤医院空港医院乳腺内科 科主任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乳腺癌专家委员会 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防治科普专业委员会 委员
中国医药教育协会乳腺疾病专业委员会 委员
北京癌症防治学会乳腺癌青年委员会 副主任委员
北京乳腺病防治学会健康管理专业委员会 常务委员
北京乳腺病防治学会国际医疗与合作专业委员会 常务委员

2024年CSCO BC指南对HR阳性晚期乳腺癌的治疗有哪些重要更新?这些更新主要基于哪些临床研究进展?

郝春芳教授:随着2024年CSCO BC指南的更新,HR阳性晚期乳腺癌的治疗领域迎来了重要变革。本次更新特别强调了CDK4/6抑制剂联合内分泌治疗的重要性,这一方案现已被全面纳入Ⅰ级推荐。两年前,CSCO BC指南已将CDK4/6抑制剂联合治疗列为Ⅰ级推荐,而如今,随着四款CDK4/6抑制剂全部纳入医保并获批相应适应症,指南更新中不再对具体产品进行区分。
 
另一显著变化是对CDK4/6抑制剂治疗失败后的治疗策略进行了分层,在Ⅲ级推荐中新增了AKT抑制剂的联合治疗方案。同时,依维莫司联合治疗的证据等级得到提升,反映出基于PAM通路抑制剂的研究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去年,随着新的研究数据不断涌现,以及首个AKT抑制剂capivasertib在FDA获批适应症,CSCO指南作出了相应的调整。

图1 HR+绝经后晚期内分泌解救治疗推荐要点

图片2.png

在讨论这些调整背后的循证医学证据时,CDK4/6抑制剂的研究已广为人知,因此不再赘述。值得关注的是,AKT抑制剂的Ⅲ期注册临床研究CAPtello-291,该研究纳入了69%既往接受CDK4/6抑制剂治疗失败的患者,为针对耐药人群的后续精准治疗提供了方向。此外,去年末还出现了新的PI3K抑制剂研究结果,预示着这一领域药物发展的未来充满期待。

本次更新的内容对临床医生在晚期HR阳性乳腺癌的治疗实践中有哪些具体的指导意义?

郝春芳教授:随着CDK4/6抑制剂作为整体的推荐类别纳入最新指南,临床医生在治疗晚期HR阳性乳腺癌时将面临如何选择具体药物的决策。虽然这些抑制剂在适应症批准、疗效和不良反应方面表现出相当的一致性,但在实际应用中,医生可以根据中国批准的适应症差异、本地药品的可及性、特殊不良反应的管理需求、患者的病史以及对药物的耐受性和依从性等因素,进行个性化的药物选择。这样的更新为医生提供了更多的灵活性,以更好地满足患者的治疗需求。

对于HR阳性晚期乳腺癌的后线治疗,特别是CDK4/6抑制剂治疗失败的患者,您认为未来有哪些新兴药物或研究领域值得关注和探索?

郝春芳教授:对于对CDK4/6抑制剂治疗产生耐药的患者,寻找新的治疗策略已成为临床工作中的紧迫任务。随着CDK4/6抑制剂在一线、二线乃至辅助强化治疗中的广泛应用,我们将面对越来越多患者在长期用药后疾病再次进展的挑战。这些患者急需新的治疗方法,以期能够维持较高的生活质量并实现长期带瘤生存。尽管在CDK4/6抑制剂治疗后无进展生存期(PFS)方面尚难以取得显著突破,但当前的研究已经提供了多样化的治疗选择。例如,对于既往对内分泌治疗有良好反应的患者,我们可以考虑在内分泌治疗框架内进行策略调整,如跨线CDK4/6抑制剂的应用搭配不同药物,这可能是一种有效的治疗途径。

此外,新型口服选择性雌激素受体降解剂(SERD)药物的发展前景也备受关注。尽管目前新型SERD药物在中国尚未获批用于临床治疗,且作为单药用于后线治疗的疗效尚有待提高,但我们期待未来SERD类药物能成为联合治疗策略中的关键药物。

同时,组蛋白去乙酰化酶(HDAC)抑制剂在中国已有多年的临床应用经验,它们在后线治疗中为改善耐药性提供了新的方案。然而,由于像西达本胺这类HDAC抑制剂尚未纳入医保,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它们在临床实践中的广泛应用。我们期望随着未来更多临床数据的积累和药物政策的调整,这些治疗选择能够得到更广泛的推广和应用。

另外两个快速发展的领域,正成为CDK4/6抑制剂治疗后我们需优先考量的治疗方向。一类是新兴的抗体偶联药物(ADC),另一类则是针对PAM通路的抑制剂。

在ADC药物方面,我们看到了靶向HER2低表达的T-Dxd,以及靶向Trop-2的ADC药物的进展。在此不逐一列举相关研究,这些新型ADC药物在HR阳性晚期乳腺癌治疗中,尤其是在CDK4/6抑制剂治疗失败后,展现出了相较传统化疗更优的疾病控制效果和生活质量。

在PAM通路抑制剂的研究进展方面,mTOR抑制剂,作为这一通路下游的关键药物,其使用并不依赖于通路突变状态的检测。在过往研究中,mTOR抑制剂已证实可作为联合治疗的选项,能有效应对耐药性乳腺癌。今年,mTOR抑制剂依维莫司被正式纳入医保,为更多患者提供了治疗的新选择。2024年CSCO BC指南中,mTOR抑制剂的推荐级别也得到了提升。对于PI3K和AKT抑制剂,业界同样抱有高度期待。研究表明,AKT抑制剂联合内分泌治疗即便在CDK4/6抑制剂治疗失败后的患者中,也能带来较好的PFS控制。去年末,我们见证了PI3K抑制剂与CDK4/6抑制剂联合内分泌治疗的策略,相较于单独使用CDK4/6抑制剂联合氟维司群,这种联合治疗方式能够带来更长的PFS。然而,该联合疗法的安全性数据仍存在一定的挑战。尽管国外的PI3K抑制剂阿培利司尚未在中国大陆获批,以及美国FDA批准的首款AKT抑制剂capivasertib在国内尚未上市,我们期待其早日获批,为患者提供更多治疗选择。

展望未来,PAM通路抑制剂预计将成为新的研究焦点,涉及多个关键问题,如最佳治疗模式是序贯使用还是联合使用,针对耐药患者群体的治疗策略,以及对通路进行精确检测的需求,这包括选择合适的检测样本、确定检测时间点,以及如何依据检测结果来指导药物选择等。总之,未来在HR阳性晚期乳腺癌的治疗中,将有多种新兴药物和治疗策略值得关注和探索,以期为患者提供更多有效的治疗方法,改善生活质量。



责任编辑:肿瘤资讯-Jina
排版编辑:肿瘤资讯-HQ




版权声明
版权归肿瘤资讯所有。欢迎个人转发分享,其他任何媒体、网站如需转载或引用本网版权所有内容,须获得授权,且在醒目位置处注明“转自:良医汇-肿瘤医生APP”。

患者指南系列丛书,点我领取>>
查看详情

评论
04月25日
沙鸥
金乡县人民医院 | 肿瘤科
PAM通路抑制剂预计将成为新的研究焦点
04月22日
马利平
河南省肿瘤医院 | 放疗科
近年来ADC药物在不同的肿瘤均有不错的进展,以后是一个趋势
04月18日
魏永强
龙口市人民医院 | 乳腺外科
随着2024年CSCO BC指南的更新,HR阳性晚期乳腺癌的治疗领域迎来了重要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