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

高级别浆液性晚期卵巢癌中应用CA-125 KELIM评分识别新辅助化疗后可实现完全减瘤的患者

06月08日
整理:肿瘤资讯
来源:肿瘤资讯

研究背景

对于晚期卵巢癌,标准治疗包括初次减瘤手术及铂类化疗。然而,对于初次手术难以完全切除的高肿瘤负荷患者,新辅助化疗后的间隔减瘤手术可能更适宜。虽然相关研究表明,新辅助化疗后的间隔减瘤手术与首次手术后的辅助化疗效果相当,但这一结论仍有争议。治疗成功关键依赖于肿瘤对化疗的敏感性以及能否实现无残留疾病的完全切除。传统影像学在预测肿瘤可切除性方面表现不佳,加之约15-20%的患者对化疗反应不良,迫切需要准确的化疗敏感性预测方法。监测化疗期间CA-125水平下降被认为是评估治疗反应的重要指标。最近,基于CA-125的动态消除率K(KELIM)评分被提出作为预后生物标志物,以预测化疗敏感性,本研究旨在验证KELIM评分是否能有效预测间隔减瘤手术后的残留疾病。

研究方法

研究特点:本研究为回顾性分析,对象为2012年至2022年间在亚里士多德大学塞萨洛尼基分校Papageorgiou综合医院第一妇产科接受新辅助化疗后进行间隔减瘤手术的新诊断晚期卵巢癌女性患者。

患者特征:

纳入标准:新诊断的晚期卵巢癌;高级别浆液性组织学类型。

排除标准:初次减瘤手术;缺少计算KELIM评分所需的重要CA-125值登记数据。

结果,324名卵巢癌患者中有196名因初次减瘤手术或卵巢癌复发而被排除。另外,45名患者因缺少计算KELIM评分所需的重要CA-125值登记数据而被排除。最终,确定了83名符合进一步分析条件的高级别浆液性晚期卵巢癌女性患者。

数据收集:数据收集历时一个月。我们的妇科-肿瘤科单位拥有一个在线登记系统,包含患者医疗记录的所有相关数据。为了避免不同数据收集日期之间的不一致性,在回顾性挖掘患者医疗记录期间,使用了统一的数据收集表格(Excel文件)。数据表包括以下信息:

  • 患者标识符:姓名、医院识别号码。

  • 患者年龄。

  • 体重指数(BMI)。

  • Charlson共病指数(CCI)。

  • 新辅助化疗期间的CA-125连续值。

  • KELIM评分。

  • 重症监护室(ICU)入院。

  • 术后并发症的Clavien-Dindo分类。

  • 住院时间。

  • 减瘤手术后的残留疾病,伴随腹膜癌指数(PCI评分)。

  • 时间相关数据:诊断日期、复发或疾病进展日期、最后随访或死亡日期。

KELIM评分是使用在线工具在新辅助环境中通过新辅助化疗开始后前100天内的CA-125测量值计算得出的。KELIM评分作为连续变量和二元指数测试进行分析,以1或更高(≥1)为有利结果的截止点。输入了每次化疗周期的日期,以及新辅助化疗开始后前100天内的相关CA-125值。优先使用第2、3和4次化疗周期前的CA-125值来计算KELIM评分,但如果缺少一个值,则考虑化疗开始前(新辅助化疗开始后7天内)的CA-125值,这仅适用于七名患者。

统计分析 在统计分析中,计算了参与研究的患者的基线特征。没有缺失数据的情况。连续变量以均值和标准差(SD)表示,而分类变量以频率和百分比(%)表示。进行了单变量和多变量分析。使用Kaplan-Meier曲线进行无进展(PFS)和总体生存(OS)分析,并使用log-rank检验和Cox回归进行组间比较。PFS定义为诊断日期和首次复发或疾病进展日期之间的时间间隔,而OS为诊断至死亡或最后随访的日期。使用Shapiro-Wilk和Kolmogorov-Smirnov测试进行正态性检验。所有报告的p值均为双尾,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使用R统计软件(R Project for Statistical Computing)版本4.3.0进行数据分析。

研究结果

本项回顾性队列研究关注了83位接受铂类新辅助化疗的高级别浆液性晚期卵巢癌患者,详见表1。这些患者平均年龄62岁,平均BMI为28 kg/m²,大多数属于超重。接近一半的患者(47%)有轻至中度共病,通过Charlson共病指数进行评估。所有患者均接受了3到4个周期的新辅助化疗,其中76%处于FIGO III期。通过新辅助化疗期间CA-125连续值的KELIM评分,61.5%的患者显示出有利的预后(评分≥1)。术后并发症的Clavien-Dindo分类中位数为22.6,IQR为12.2-32。仅有14位患者(16.9%)需要ICU治疗,中位住院时间为8天。研究的主要终点是使用PCI评分评估的术后残留疾病(RD),30%的患者术后存在残留疾病,但有69.9%的患者实现了完全间隔减瘤手术。在存在残留疾病的患者中,17.1%接受了最佳减瘤手术(残留疾病<1 cm),13.2%接受了次优减瘤手术(残留疾病≥1 cm)。

表1 患者特征

11.png
BMI: 体重指数,CCI: Charlson共病指数,ICU: 重症监护室。

本研究主要分析了KELIM评分与新辅助化疗后间隔减瘤手术中残留疾病的关系。我们将KELIM评分按照1为阈值分为两类:A组51名患者的KELIM评分≥1,显示有利预后;B组32名患者的评分<1,显示不利预后。两组在年龄、BMI、共病情况、FIGO分期、化疗周期数、术后并发症、住院时间及ICU入院需求上,差异不具统计学意义。然而,KELIM评分与残留疾病之间存在显著的相关性(p值<0.05),表明高KELIM评分的患者是新辅助化疗后完全减瘤手术的理想候选人。但在某些情况下,KELIM评分未能准确预测残留疾病。例如,8名KELIM评分不利的患者最终实现了完全减瘤,而1名KELIM评分有利的患者因小肠浆膜上的广泛疾病,仅实现了最佳减瘤手术(残留疾病<1 cm)。这名患者在新辅助化疗前的影像学评估中已被认为不可切除,未经过诊断性腹腔镜检查。这些结果强调了对每个患者进行个体化评估的重要性,尤其是在考虑手术可行性和手术策略时。

表 2 基于 KELIM 评分的比较

22.pngBMI:体重指数,CCI:查尔森合并症指数,ICU:重症监护室。

表 3 残留病灶的逻辑回归

33.png
BMI:体重指数,CCI:查尔森合并症指数,ICU:重症监护室

在我们的研究中,平均随访时间为39个月(范围0-120)。我们使用卡普兰-迈耶曲线评估了患者的生存率。KELIM评分良好的A组和评分不良的B组的中位总生存期(OS)分别超过120个月和为48个月。同时,两组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分别为18个月和13个月。虽然对数秩检验结果显示,PFS在两组间无统计学显著差异(p=0.13),但总生存期的差异却是显著的(p=0.017),显示A组患者具有更好的生存优势,这一结果在图1和图2中有所展示。然而,在进行Cox回归分析的单变量和多变量分析后,KELIM评分与总生存期之间的相关性在多变量分析中未显示统计学显著性。相关的统计数据分别在表4和表5中详细列出。

1.png图 1 无进展生存期(Kaplan-Meier 曲线)

2.png
图 2 总体生存率(Kaplan-Meier 曲线)

表4 复发或疾病进展的 Cox 回归

44.png
BMI:体重指数,CCI:查尔森合并症指数,ICU:重症监护室

表 5 死亡的 Cox 回归

55.png
BMI:体重指数,CCI:查尔森合并症指数,ICU:重症监护室

研究结论

KELIM评分在新辅助化疗后作为安全筛选患者并判断谁能从间隔减瘤手术中获益的工具显示出其价值。对于KELIM评分不佳的患者,建议进行诊断性腹腔镜检查以评估肿瘤的可切除性,这有助于避免不彻底的减瘤手术。

参考文献

Zouzoulas D, Tsolakidis D, Tzitzis P, Sofianou I, Chatzistamatiou K, Theodoulidis V, Topalidou M, Timotheadou E, Grimbizis G. The Use of CA-125 KELIM to Identify Which Patients Can Achieve Complete Cytoreduction after Neoadjuvant Chemotherapy in High-Grade Serous Advanced Ovarian Cancer. Cancers (Basel). 2024 Mar 24;16(7):1266.

声明:材料由阿斯利康支持,仅供医疗卫生专业人士参考

审批号:CN-135487

责任编辑:肿瘤资讯-Elva
排版编辑:肿瘤资讯-Rex
版权声明
版权归肿瘤资讯所有。欢迎个人转发分享,其他任何媒体、网站如需转载或引用本网版权所有内容,须获得授权,且在醒目位置处注明“转自:良医汇-肿瘤医生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