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

【2022 ASCO 继续教育】数十载磨一剑: 为何BRAF-V600E靶向治疗之路荆棘密布?

08月05日
胃肠道肿瘤
编译:月下荷花
来源:肿瘤资讯

过去几十年中,化疗一直是BRAF V600E突变型mCRC的基本治疗方案,一线方案包括FOLFOX、FOLFIRI和CAPEOX,然而化疗的反应不佳。直至2015年,基于III期TRIBE研究亚组分析结果,NCCN指南将FOLFOXIRI+贝伐珠单抗推荐为一线治疗方案,后续的研究依然路遇坎坷。本文就为您详细解读:为何关于mCRC的BRAF-V600E通路阻断颇具复杂性。

本文约2000字,预计需15分钟

维莫非尼高开低走

黑色素瘤单药BRAF阻断治疗结果极佳,因此肿瘤学界对维莫非尼单药治疗BRAF-V600E mCRC寄予厚望,但结果令人失望,其他BRAF抑制剂单药治疗的研究,包括达拉非尼+encorafenib也缺少明显获益。

体外实验表明,BRAF-V600E CRC细胞系单药抑制通路中某个环节后产生的耐药可致EGFR磷酸化上调增加,表明获得性耐药是通过反馈使得MAPK信号持续再激活所致。进一步支持这一点的是,BRAF+EGFR抑制剂可协同抑制异种移植模型的肿瘤细胞生长。维莫非尼篮子研究中,由于单独维莫非尼单药治疗作用很差,因此CRC队列改为维莫非尼+西妥昔单抗联合治疗,ORR也仅有4%。一项II期研究中维莫非尼+帕尼单抗治疗15例患者,2例PR。

抑制剂联合治疗:疗效or毒性谁占上风?

临床前研究表明,同时作用多个环节可更好的抑制BRAF、EGFR以及MAPK通路中可能的下游效应子,包括MEK和细胞外信号调节激酶,从而更好地抑制该通路。图1显示了BRAF-V600E mCRC中检验过的反馈信号和特定的MAPK途径抑制剂。BRAF抑制剂基础上联合MEK抑制剂可增强对MAPK途径的抑制,有更优的抗肿瘤活性。在43例mCRC患者中采用BRAF+MEK抑制剂(达拉非尼+曲美替尼)治疗,ORR为12%,mPFS为3.5个月。

1.png

图1

为了验证这些假说,NCT01750918研究比较了三种MAPK抑制剂组合:帕尼单抗+曲美替尼、帕尼单抗+达拉非尼与帕尼单抗+达拉非尼+曲美替尼。帕尼单抗+曲美替尼耐受性差(皮肤毒性),ORR为0%。帕尼单抗+达拉非尼和帕尼单抗+达拉非尼+曲美替尼的ORR和mPFS分别为10%和3.5个月,21%和4.2个月。

虽然三药治疗的ORR更高,但3级不良事件多于二药(尤其是皮疹和腹泻)。这项研究还分析了ctDNA,结果变化与影像学反应相平行。此外,ctDNA显示PD时发生KRAS和NRAS突变。

初步证据表明,阻断越多MAPK通路位点,临床治疗作用越大,同时毒性更大。

BRAF耐药机制浮出水面

体外证据表明,PI3K/AKT通路激活是BRAF抑制剂耐药的可能机制。鉴于临床前结果支持EGFR和BRAF双重抑制,以及达拉非尼+帕尼单抗双重阻断的临床结果,一项Ib/II期研究拟进一步评估encorafenib+西妥昔单抗+alpelisib(PI3K抑制剂)的作用。

该研究的Ib期部分,二药治疗患者的ORR为19%,三药治疗患者18%,中位PFS为3.7和4.2个月;肿瘤活检(基线和治疗期间)分析表明,EGFR和MET扩增患者(很可能是7号染色体整体扩增所致)具有更长mPFS,PI3K通路改变与治疗反应间并无清晰关联,APC突变患者倾向于更低PFS率;进展后组织分析显示,耐药机制包括KRAS突变和扩增、PTEN缺失和AKT1突变。

随后的II期研究纳入52例患者,encorafenib+西妥昔单抗±alpelisib 治疗,三药组的mPFS略优(5.4和4.2个月),但不良事件也更频繁(包括贫血、高血糖和脂肪酶升高)。

S1406研究证实ctDNA生物标志物作用

II期S1406研究评估了伊立替康+维莫非尼+西妥昔单抗和伊立替康+西妥昔单抗的治疗作用,难治性BRAF-V600E mCRC患者三药治疗具有更优ORR、mPFS和mOS(17%和4%、4.2和2.0个月、9.6和5.9个月),但OS未达统计学意义,可能源于42%患者交叉治疗所致。

S1406研究采用NGS分析ctDNA,证明ctDNA是治疗反应的敏感标志物,有反应患者的BRAF-V600E等位基因频率迅速下降,PD前和进展时等位基因频率增加。维莫非尼+伊立替康+西妥昔单抗治疗后PD时,血浆中发现KRAS突变(G12V和Q61L)。

研究中只有34%患者同时有基线和首次再分期时的ctDNA,表明相关标志物收集较具挑战性。ctDNA对于BRAF-V600E mCRC极具价值,这类疾病多数无法切除,且转移部位不适合活检,因此限制了组织标本的遗传学分析。

BEACON研究不负众望

BEACON研究是迄今纳入BRAF-V600E mCRC患者最多的研究,提供了强有力的临床证据支持BRAF抑制+抗EGFR治疗。这项III期研究比较了encorafenib+西妥昔单抗±binimetinib与基于伊立替康+西妥昔单抗的治疗。三药组在安全磨合期纳入30例患者,ORR达56%,mPFS为7.5个月,mOS为19个月,2018年4月FDA授予其突破性治疗设计。

最新事后分析证实,与对照组相比,三药和二药组均有更优ORR、PFS和OS。ORR三药26.8%,二药19.5%,对照组1.8%,mOS为9.3、9.3和5.9个月,三药和二药的安全性优于对照组,≥3级不良事件为58%、50%和61%。

2020年5月FDA和EMA均批准encorafenib+西妥昔单抗治疗BRAF-V600E突变且至少接受过一种治疗的mCRC。NCCN指南不再推荐其他包括BRAF抑制剂的方案,如维莫非尼+伊立替康+西妥昔单抗或达拉非尼+帕尼单抗。

需注意的是这项研究并非头对头比较三药和二药治疗,探索性亚组分析表明,有些患者可能获益于联合MEK抑制剂治疗,如累及>2个器官的患者和基线CRP明显增高患者。转录组学分类表明,特定亚组患者可从三药治疗获益更多。根据遗传学亚型(CMS和BM)确定的临床结果证实,三药和二药组的CMS和BM亚型的OS相似,CMS4和BM1亚型结果倾向于三药更优,二组的ORRs更高。分析显示,三药治疗患者的免疫和炎症基因与OS获益相关。

基因组标志物研究结果归纳

一项小型队列研究中,患者接受BRAF抑制剂+抗EGFR±MEK抑制剂治疗,7号染色体多体与BRAF靶向治疗临床获益显著相关。此外,RNF43(参与Wnt信号)体突变在治疗有反应患者中富集,表明Wnt/β-catenin途径的不同激活可能是BRAF抑制剂敏感性不同的原因。

该研究还发现血浆BRAF突变等位基因比例是独立的预后因素,BRAF突变等位基因>5%患者的OS显著低于<5%患者或野生型患者(mOS为4.2、17.1和17.5个月)。突变等位基因比例高患者更可能是更差的ECOG状态和更高肿瘤负荷。

BRAF突变等位基因比例的预后作用随后在BEACON研究的ctDNA分析中得到证实:所有治疗组中,突变等位基因比例低患者的OS长于突变等位基因比例高的患者。

BEACON研究的三药治疗患者中,既往贝伐珠单抗治疗患者的OS低于未接受抗VEGF治疗的患者,encorafenib+西妥昔单抗治疗患者未观察到这一结果。需要进一步前瞻性研究验证这些标志物,并确定可从联合MEK抑制剂获益更多的患者。


读完了本文,你就能感受到BRAF V600E转移性结直肠癌治疗方案的探索是如此来之不易。现如今,该亚型结直肠癌的标准治疗方案是怎样的?下期为您揭晓!


参考文献

Tabernero J, Ros J, Élez E. The Evolving Treatment Landscape in BRAF-V600E-Mutated Metastatic Colorectal Cancer. Am Soc Clin Oncol Educ Book. 2022;42:1-10. doi:10.1200/EDBK_349561



责任编辑:肿瘤资讯-Bree
排版编辑:肿瘤资讯-Morri


所属专栏
评论
08月05日
段少杰
余干县楚东医院 | 外科
直至2015年,基于III期TRIBE研究亚组分析结果,NCCN指南将FOLFOXIRI+贝伐珠单抗推荐为一线治疗方案
08月05日
李海志
常州市中医院 | 乳腺外科
FOLFOXIRI+贝伐珠单抗推荐为一线治疗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