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

巅峰云端会晤 · 中外群英论道 | TOP-TALK ALK阳性非小细胞肺癌中外学术交流盛大启幕

08月05日
肺癌
整理:肿瘤资讯
来源:肿瘤资讯

随着众多靶向药物面世,非小细胞肺癌的治疗亦在不断更新换代,目前针对“钻石突变”——ALK突变的靶向药物已经升级至第三代,为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带来了更多临床获益。

在ALK阳性非小细胞肺癌的治疗方面,临床上仍有许多问题尚待解决。另外,1至3代ALK-TKI的特征和适用人群以及中外ALK阳性非小细胞肺癌诊治异同也是不少医学同道心中的疑问。

为了传递国内外ALK阳性非小细胞肺癌最新治疗理念、分享最新学术进展、打破中外交流壁垒、建造高端学术交流平台,杭州东方临床肿瘤研究中心举办了“TOP-TALK ALK阳性非小细胞肺癌中外学术交流”系列活动,邀请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陆舜教授作为大会主席,中国科学院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范云教授主持,维也纳医科大学Robert Pirker教授、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李子明教授担任主讲专家,特邀福建省肿瘤医院林根教授、陆军军医大学新桥医院孙建国教授、西京医院张红梅教授共同出席会议讨论,中外学者共聚一堂,希望通过本次会议给各位专家学者带来全新视角、全新思考,本文与您一起回顾会场之精华,共享学术之盛宴。

首先由大会主席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陆舜教授致开场辞,陆教授首先对各位参会的专家教授表示诚挚的感谢,本次会议将围绕肺癌靶向治疗中ALK突变的前沿热点展开,共同讨论临床经验,旨在推动区域间的交流合作,努力实现肺癌领域的学术进步与发展。

1.png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陆舜教授

【学术篇章】

第一部分

由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陆舜教授主持,由Robert Pirker教授报告:Research Progress and Treatment Strategy of ALK-positive NSCLC

维也纳医科大学Robert Pirker教授

NSCLC中ALK阳性患者约占3-5%,尽管ALK抑制剂的出现改变了临床治疗的格局,但是一/二代ALK抑制剂在临床中仍面临耐药、生存期较短以及易发生脑转移等困境,而第三代ALK抑制剂更具有出色的疗效。洛拉替尼作为第三代ALK抑制剂,拥有更高的抗肿瘤活性,更强的CNS穿透性和更广的抗ALK突变谱。在CROWN研究中,洛拉替尼一线治疗晚期ALK阳性NSCLC具有显著的临床获益,经BICR评估中位PFS超过3年,同时有效地降低了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此外,在基线脑转移和基线无脑转移的患者中,洛拉替尼一线治疗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下降分别下降了79%和71%。此外,洛拉替尼治疗可有效延长患者出现CNS进展的时间,预防脑转移。由此可见,洛拉替尼是晚期一线ALK阳性NSCLC的治疗优选,可改善患者的临床结局。

讨论环节

讨论环节:由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陆舜教授、维也纳医科大学Robert Pirker教授、福建省肿瘤医院林根教授、陆军军医大学新桥医院孙建国教授、西京医院张红梅教授共同参与。

Keypoint:

  • 针对ALK阳性的NSCLC患者,临床医生需根据患者的病情、经济负担等进行综合考虑,选择合适的ALK抑制剂治疗,但是我们往往面临ALK抑制剂耐药、脑转移疗效有限等诸多棘手问题,为临床工作带来挑战。


  • 第三代ALK抑制剂洛拉替尼应运而生,其具有独特大环结构,可有效抑制肿瘤生长,并广泛涵盖了ALK突变,可高效穿过血脑屏障,其疗效优于一代/二代ALK 抑制剂。虽然目前CROWN研究中洛拉替尼的一线中位PFS结果尚未达到,但已突破三年,更是目前唯一中位PFS超过三年的ALK抑制剂,创ALK领域新纪录。在ITT人群中HR达0.27,脑转移患者组中HR达0.21。而第二代ALK抑制剂阿来替尼经BICR评价的一线治疗的中位PFS约为25.7个月。由此可见,洛拉替尼成为ALK阳性NSCLC一线治疗的“新秀”。相信随着未来CROWN研究的最终数据公布,洛拉替尼组的中位PFS有望超过4年甚至更长,这将重塑ALK阳性NSCLC的一线治疗格局,同时也期待未来有更多的研究数据支持洛拉替尼的一线治疗地位。

第二部分

2.png

中国科学院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范云教授

由中国科学院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范云教授主持,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李子明教授报告:ALK阳性NSCLC一线治疗策略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李子明教授

ALK阳性NSCLC患者应选择最优的一线治疗方案,同时把握治疗机会,尽可能改善生存质量。ALK抑制剂一线治疗后出现进展,从后线治疗中获益有限。随着ALK抑制剂的更新换代,患者的生存结局得到改善。CROWN研究证实了第三代ALK抑制剂洛拉替尼一线治疗具有显著的临床获益,洛拉替尼组的中位PFS已超过三年,与克唑替尼组相比,两组中位PFS分别为:NR(95% CI, NR-NR) vs. 9.3个月(95% CI, 7.6-11.1),明显较克唑替尼组延长,此外,一线接受洛拉替尼治疗的患者其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显著下降了73%HR=0.27;95% CI,0.184-0.388),CNS进展风险下降了92%,随着随访时间的延长(18.3m至36.7m),事件数仅增加了8例。洛拉替尼治疗的耐受性良好,治疗期间AE导致的永久停药率明显低于一二代ALK-TKIs,仅7.4%,根据统计学模型预测,洛拉替尼组的中位PFS可能超过70个月。⼀线使用洛拉替尼才能保证全程获益,同时能延缓甚至预防脑转移的发生。由此,洛拉替尼堪称迄今最强ALK抑制剂

讨论环节

讨论环节:由中国科学院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范云教授、维也纳医科大学Robert Pirker教授、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李子明教授、福建省肿瘤医院林根教授、陆军军医大学新桥医院孙建国教授、西京医院张红梅教授共同参与。

Keypoint:

  • 如何延长肿瘤患者生存的PFS是对临床医生的巨大考验,目前基于CROWN研究亮眼的PFS数据,洛拉替尼成为晚期ALK阳性NSCLC的一线治疗优选,在伴有颅内转移的患者,洛拉替尼具有高CNS渗透性,其临床获益更佳。在不良反应方面,总体可控,因不良事件而停止治疗的发生率较低,安全性较好。


  • 洛拉替尼耐药后可选择化疗、抗血管治疗、ALK抑制剂靶向治疗等方式,如果单纯出现颅内进展,可继续选择使用洛拉替尼治疗的同时联合颅内放疗,必要时可联系神经外科、放疗科等进行多学科会诊,制定综合治疗方案。洛拉替尼在ALK阳性NSCLC一线治疗中的PFS显著获益毋庸置疑,目前已被列入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NCCN)指南晚期ALK阳性NSCLC一线首选推荐中。随着洛拉替尼在国内的成功获批,相信未来中国ALK阳性NSCLC的一线治疗格局必将被改写,我们也期望未来有更多洛拉替尼相关的临床研究进一步指导治疗。

会议最后,由陆舜教授进行会议总结,本次会议通过共享ALK阳性NSCLC治疗领域最新进展,共议治疗瓶颈与对策,共谋ALK突变治疗的发展之道,陆教授希望借助会议平台,加强国内外肺癌领域诊疗的交流与合作,推动肺癌的规范治疗,为患者带来更多的生存获益。

点击链接观看完整会议回放

【7月29日】Top Talk ALK阳性NSCLC中外学术交流会


责任编辑:Cheron
排版编辑:YHR